首页  »  

情色笑话

  »  密会少妇


人走出了这个小巷子,路灯笼罩着的爷们漆黑一片,路上根本难得看到几个人。但二人还是有些做贼心虚,小心翼翼的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旅社,向房东老板交钱要了间豪华一点的房间就走了进去。在这么晚还来住的旅店的都是一些情侣或者是偷情的男女,房东也懒得详细追究。简单的做了一个登记,根本连任何证件都没看就收下了杨毅的钱了,领他们上了三楼的豪华单间。 
 
        杨毅喝了那么多酒身体还未完全恢复,加上刚才在吴雪芹身上折腾了那么久,身上感觉十分难受。于是到了房间里马上久把衣服一脱,向吴雪芹问道:“我先去洗个澡,芹姐要不要一起洗?我们也来个鸳鸯浴?” 

吴雪芹看着赤裸裸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不由羞的转过脸去,结结巴巴责道:“你、你、你怎、怎么连、连衣、衣服也不、不、不穿、穿?” 

杨毅挺着高高耸起的巨龙,走到她身前杵了杵她的小腹,挑逗道:“有什么好羞的,你又不是没见过。做都做了,难道你还怕看这个啊?” 

一股年轻男人浓重的气息散漫在吴雪芹周围,她轻声否认道:“那个看过你了?你这个大无赖就知道流氓!”杨毅被眼前这个性感尤物逗弄得心猿意马,于是索性轻上前搂住她的细腰下面撩起她的裙摆,一双好色的大手按在她的粉腿上贪婪的抚摸起来。 

吴雪芹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突然一把挣脱杨毅的拥抱,喘着粗气说道:“等下,让我去洗洗。”杨毅点点头深表同意:“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光顾着自己忘了芹姐您了。”吴雪芹看着倒在床上的杨毅,心里充满了矛盾,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转身进了浴室。 

女人繁琐的事情总是比男人要多上很多,吴雪芹单是一个澡就洗了一个小时,然后又洗了衣服这才从里面出来。这时外面躺在床上的杨毅却赫然已经合上双眼,听着这个小男人轻微的鼾声,吴雪芹笑笑摇了摇头。转身把刚才在小巷里弄脏的衣物洗净、拧干,然后挂在风扇前凉着,以她的经验夏天的夜晚五六个小时足够将这些东西吹干了。 

一切都弄完了,吴雪芹这才走到柔软的席梦思前。看着床上酣睡的小男人,夜色里她无法排解自己的孤独,像一头困兽——快要疯了,真的,恨不能拿一把尖刀扎在心上。然而,肉体的痛不能浇灭内心燃起的情欲,也许肉体的痛更能激发内心的激情。 

这时的杨毅却因耳边的响动儿悄悄醒来,看着着少妇的模样心中好笑,故意翻了个身子,让那一柱擎天的部位直挺挺的指着天花板。感觉贴着自己的娇躯在轻轻的颤抖,杨毅眯着眼睛偷偷观望。只见吴雪芹收回了无助的目关,转身满脸通红的盯住自己的下身;紧按着嘴巴的双手慢慢地放开,抓着小拳头,仿佛不知所措似的。 

过了好一会儿,吴雪芹才吸了口气,下定决心慢慢向着杨毅那年轻而又强壮的身体凑了过去。杨毅实在装不下去了一把拉了她过来,靠坐在身边。一手轻轻地来回把玩着她的耳垂、耳根及颈部——柔柔滑滑的感觉真好。 

“你刚才是装睡的?”吴雪芹含羞恼恨地问道。 

“什么装睡?”杨毅揉揉眼睛,这个时候最佳的辩护就是——装蒜! 

“小坏蛋,你可把我给吓坏了。” 

“琴姐,对不起,今天我实在太兴奋了!” 

“哼!刚才在小巷那一次的账还没有算清呢!” 
 
    “什么帐?风流账的话小弟可是要奉陪到底!” 

“去你的,没正经的!” 

“来,让我看一下。”杨毅涎着脸,就要继续动手。 

“别——-”吴雪芹夹紧双腿,一手护胸,另一手直把他的手推开。 

但杨毅哪能就如此放弃,上下其手开始了三路攻击。 

『反抗越大,反应就越大!』 

吴雪芹粉脸绯红着,连气息都变得急促起来,从樱唇中吐出梦呓一般的娇喘。 

“啊……” 

杨毅的心狂跳了起来,硬挺挺的小弟不受控制的猛烈抖动,由水平的位置一下转成了直角——死死抵住了吴雪芹合拢的腿缝。 

由于他这一下顶得太大力了,吴雪芹的胴体突然震了一下,温热涨满的花阜在杨毅涨硬的巨龙上面拖曳而过。 

杨毅顺势把她轻巧地掀倒在席梦思上,翻转成正面,面对面地趴在她上面,压得她死死的。吴雪芹温驯地让他压着,双眼还款款的注视着这个让自己又恨又喜的男人。 

“噢……不——-。” 

杨毅两只手一起动作,在她的腹部轻轻的柔捏着,慢慢的向上移动。手掌隔着薄薄的乳罩托住吴雪芹左乳,每当她有不悦的反应时,他就停止了动作。最后杨毅的手握住了她的整个乳房,吴雪芹的额头沁出了汗珠,可并没反抗。 

杨毅的一双手掌隔着乳罩抚摸着她丰挺的乳房,交替的在两边捏柔着,肥大的乳房被拉伸成各种形状。吴雪芹的双颊布满红晕,紧蹙的眉头让他看着心怜。随着杨毅不停的玩弄,乳峰上那两粒肉珠逐渐突起,透过乳罩轻刺着他的手掌。杨毅用掌心压住肉珠,不停的摩擦。猛的听见她哼了一声。 

抬眼一看,吴雪芹那紧蹙的眉头已经舒展开来,开始享受肉体传来的快感——除丈夫外没被外人享用的肉体,在陌生男人的抚摸中异常的敏感。杨毅用自己浅浅胡渣厮摩着她粉嫩的腮颊,那成熟少妇的体香令他深深陶醉。 

欲望大起的他凑过去吻着她的双唇,低声道:“动不动就说不,我怎么来让琴姐快乐呢?” 

双手不老实的摸着她丰满的一对爆乳,连连赞叹道:“厉害啊,这么巨大的美奶,你的孩子可真有福气哦!” 

“嗯……”吴雪芹嘴里再度哼了出声,刚在小巷那次自己虽然是被迫的,可是对于久旷的她来说,杨毅强健的体力还是让自己相当享受的! 

杨毅一边轻咬着她的耳垂一边柔声道:“琴姐,我想要你!” 

吴雪芹娇羞的把脸埋在枕头里不敢答话,杨毅坏坏的把她的脸扶正了对着自己,正面问道:“琴姐,我想要你。” 

吴雪芹实在拿他没法,只得蚊声道:“我没你的力气大,你想怎么样,我又管不了你…………”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几乎是语不闻声了。 

杨毅满意地点点头:“这才对嘛!要想身体好,就要天天搞;经常来打炮,还能治感冒!” 

“小坏蛋,除了耍流氓你就不能说点别的!” 

“现在可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哪有时间探讨其他的东西呢?要探讨也是这里才对呀!”说着杨毅伸出中、食二指拨开她湿漉漉的小内裤,一下就捣了进去。 

“啊……”吴雪芹忍不住又是一声动人的呻吟。 

杨毅知道要想征服这个绝色少妇,免却她不再追究自己强暴的唯一途径,就是在床榻之上带给她极大的欢愉!而要想在床底间大获全胜,仅是一味交合也是远远不够的,于是调情现在就成了自己的最佳的手段!所以杨毅并没有继续探讨下去,感觉到她似乎难耐的扭动身体他飞快的将手指抽回,开始专攻向上身那条路线。 

扯开她覆在胸前的蕾丝乳罩,两手讯速的钻了进去。等吴雪芹想阻止时他的时候,杨毅的手已经直接握上了她的一双豪乳,她无奈地停止了抗拒的动作。捏弄一会后,杨毅干脆把乳罩从后面彻底解开。手掌再次抓住了那鲜嫩的肉球。可能是结束哺乳不久的缘故吧,吴雪芹的乳房异常硕大,杨毅的手抓不住半个。他只好在两个肉球上胡捏乱揉,从底部托住向中间推挤,在他大胆的挑逗下,吴雪芹又发出了轻微呻吟。看着她那享受的样子,杨毅猛地捉住了她的乳珠使劲拉扯着。 

吴雪芹有些吃疼的扭动着,一丝丝的液体流到了杨毅的指尖,他抽回了指尖上粘着白白的液体的手指。然后把指尖移到她眼前,杨毅邪笑着问道:“这是什么?” 

吴雪芹害羞的转过身去,把脸埋进了男人的胸前。 

杨毅却还是饶她不过,反转过她的身子,把手指伸到自己的鼻前闻闻赞道:“好香!”;又放到嘴中添添道:“好甜!”。最后才凑到她耳边道:“谢谢你,琴姐,二十年后你又让我尝到了母乳的味道,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社会上如此提倡母乳!” 

看着杨毅一脸坏笑,吴雪芹伸出手来打了他一拳,脸上充满了娇羞。 

杨毅借势推了她一把,让这怨妇的臀部悬空在床上,吴雪芹没有发觉他邪恶的用心反而靠的更紧了。杨毅的大手再次抚上了她的腹部,在园园的肚脐周围环绕着。 

“琴姐,我可是说真的!真羡慕你的孩子,每天都可以尝到如此美味的东西。” 

“你还说!大色狼!小混蛋!” 

杨毅一面说话分散她的注意力,一面手指在她内裤边缘试探着,就在她聊意最浓时飕的一下插入了她的内裤。手掌按住了她整片密茂的森林,杨毅的中、食二指已经再度深深的捅入了那湿湿的蜜道。 

吴雪芹惊的差点叫出声来,脸色刷白,左手使命的抓住他的手。 

杨毅则静静的不动,他知道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女人即使有千般不愿,但只要自己捉住了她最隐蔽最重要的部位,她也就不怎么反抗了;因为她觉得其它的已不在重要了,这就是为什么有人上下其手而不得法,而有人一击即中的道理了。 

果然不久吴雪芹的手就有所松动,她的花房已十分湿润,滑滑的液体已流到了花壁上。杨毅的手指在蜜洞里轻轻的转着,慢慢的抽出,抚弄着两片肥厚的大花瓣。用手指描绘着整个蜜桃的形状,蜜液越流越多,粘的杨毅满手都是。当杨毅的手指在顶端的花核上不停的揉搓时,吴雪芹终于松开了手,全身柔软的靠在他身上。怒涨的花核越来越大,杨毅想用手捉住,可它总是滑开。 

好不容易用指尖压住,先是四处揉弄、最后用指下压,逐渐加大力到象是要把花核压进花蕾似的。吴雪芹的喘息声逐渐增大,随着杨毅逐步的玩弄,手指全部的伸进了花房之内。细腻的嫩肉把他的手指层层缠绕着,杨毅转动着手指挤压着温暖的嫩肉,无数的柔软细肉象触手一样按摩着他的手指。 

前后抽送着手指,感觉到指尖顶着了蜜道口处的最深处,啊!——那就是花芯了!杨毅的手指每轻戳一下,吴雪芹的身体就不停的抖动,蜜洞内的蜜液也不住的往外涌出。他的手掌、她的整个下身蜜桃都湿成一片,小小的内裤已湿的粘手,泉水顺着沟道向下流去。 

吴雪芹身体不住的在男人怀里扭动,杨毅的小弟也在她的刺激下更加坚挺竖起,硬硬的顶在她的后臀上。稍微调整了下姿势,抓住吴雪芹的右手按在暴怒的分身上面,见她有些畏缩,杨毅俯在她耳边调侃道:“怎么,在家中没对老公做过。” 

吴雪芹狠狠的抓住肿胀的东西掐了一下,杨毅疼的闷哼一声,左手报复般在她身体里狠狠的搅动起来。吴雪芹敏感地想扭动着双腿来躲避他的攻击,可杨毅跟着她不停扭动着身体摆动着手臂,结果丝毫未影响到他的动作。 

『比起自己老公来,眼前的年轻男子要来得好多了!』 

这样想着吴雪芹的呼吸又急促起來,呼出的热气喷到杨毅的脸上。 
 
“好美的肉体,琴姐你跟着你老公实在太可惜了,像我这样才能使你快乐吧?” 

杨毅的手指任意地侵略柔软的蜜肉,把充血勃起的花核剥开,轻轻的在上面揉搓。他的另一只手也腾了出来,用手指夹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旋转抚摸着。 

“啊……不要……!” 

看差不多是时候了,杨毅将吴雪芹拉起身,将她的屁股拉到床边。 

将刚抽回的双手抓住她双脚,让吴雪芹直直的向上撑开一百八十度。因刺激而红润的蜜桃完全的暴露在杨毅面前。这个三角型的区域便是令男人疯狂的方寸之地,那是男人罪恶之源进出的地方,也是让女人快乐与痛苦嘶喊的地方。 

“喔!……” 

一声迷乱狂热而又羞答答的娇喘,吴雪芹玉体欲火如焚,那下身深处的幽径越来越感到一阵强烈的空虚和酥痒。一股渴望被充实、被填满、被紧胀,被男人猛烈占有、更直接强烈地肉体刺激的原始生理冲动占据了脑海的一切思维空间,吴雪芹芳心欲念高炽,但又娇羞万般。吴雪芹那秀美的娇靥因熊熊的肉欲淫火和羞涩而胀得火红一片,玉嫩娇滑的粉脸烫得如沸水一样,含羞轻掩的美眸半睁半闭…… 

她伸出双手攀在杨毅的脑后,两脚则分开高架在他的肩头,脸孔红通通地闭着眼睛说:“小坏蛋,这次可要不要那么粗暴哦!” 

成熟美貌的绝色少妇那一双修长优美、雪白浑圆的娇滑玉腿随着他的插入、抽出而曲起……放下……曲起……又放下…… 

吴雪芹一颗娇柔的怨妇芳心沉浸在被杨毅挑逗起来的狂热欲海淫潮中,已经不知身在何处,所做何事,更忘了就在刚才她还在为被这个男人强暴下失去贞洁之身而珠泪滚滚…… 

已经迷失在波涛汹涌的肉欲淫海中的风韵动人的绝色少妇,忘情地和那个不久前强奸着她雪白如玉、娇软如绵的圣洁胴体、强行插入她那曾经那样地贞洁的“玉门关”的男人狂热地云雨交欢、颠鸾倒凤,如胶似漆地合体交媾着…… 

柔若无骨、一丝不挂的雪白玉体美妙,,带着愉悦地随着他在自己贞洁的蜜道内的抽动而蠕动起伏…… 

杨毅的抽送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吴雪芹被那一波胜过一波的强烈的电击般的刺激弄得一阵狂喘娇啼、银牙轻咬,秀美火红的优美螓首僵直地向后扬起。 

吴雪芹一双美眸中闪烁着一股醉人而狂热的欲焰,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着她的扭动而飘荡着,全身的雪肌玉肤渗出一层细细的香汗。她已经被这强烈的、经久不息的、最原始最销魂的刺激牵引着渐渐爬上男女淫乱交欢的极乐高潮…… 

“啊!——”吴雪芹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一声哀婉悠扬的娇啼。 

第一次与自己丈夫外的男人合体交媾,就尝到了那销魂蚀骨的快感,爬上了男欢女爱的高峰。领略了那欲仙欲死的肉欲高潮,一个刚刚还是三贞五烈良家妇女的身心都再已受不了那强烈至极的肉体刺激,吴雪芹终于昏晕过去了——进入男女合体交欢、犹如『小死』的最高境界…… 

数秒钟之后,吴雪芹再次“哎——”的一声娇啼,修长雪白的优美玉腿猛地高高扬起、僵直……,最后又酥软娇瘫地盘在杨毅的股后。一双柔软雪白的纤秀玉臂也痉挛般紧紧抱住杨毅的肩膀,十根羊葱白玉般的纤纤素指也深深挖进他肩头,被欲焰和偷情的娇羞烧得火红的俏脸也迷乱而羞涩地埋进他胸前…… 

那一丝不挂、柔若无骨、雪白娇软的玉体一阵电击般的轻颤,从花房深处的花芯猛射出一股宝贵神秘、羞涩万分的少妇蜜精玉液…… 

“要死了!要死了!……”绝色少妇娇靥羞红着发出一声满足而娇酥的叹息…… 

吴雪芹和那个还压着她一丝不挂的赤裸玉体的男孩沈浸在高潮后的那种酸酥、疲软的慵懒气氛中……

   完